第一百四十四章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A -A

  妘载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土味名字?

  虽然上古时期叫阿什么的很多,毕竟阿在加诸于名字之前时,只是一个虚词,如果是在名字之后,那就是代表“山”的意思,放在字句中间一半是动词....

  好吧这不重要,丹霞山.....山海的丹霞地貌很多吗?北方的只有西北大荒有吧.....还是说仅仅是中原一座普通山脉的名字?

  妘载震惊,而丹朱更是震惊。

  阿红是什么东西!

  “赤.....”

  赤松子:“叱咤风雨的乔松!好了不要再说我的尊号了。”

  丹朱感觉到不对劲,但是丹朱这个人,被帝放勋说是喜好争辩,若说是抬杠显然不正确,其实就是看不惯那种喜欢藏着掖着的人,如果谁说话的时候,话里有话,那么丹朱是一定要怼他两句的。

  丹朱觉得这个事情不对,那他一定要和你好好讨论一下,直到这个事情对了为止。

  但是面对赤松子,丹朱还是有点尊敬的,毕竟是自己爷爷的老师,这个辈分差在这里,丹朱再喜欢争辩也不敢和赤松子争,于是好不容易憋住,而后面的告师使者则是一头雾水。

  “好了好了,你去吧,和告师氏大祭师说一声,如实回禀就好,我们正好是认识的老朋友,都是一家人。”

  赤松子对告师使者很热情,但一边热情一边希望他赶快走。

  因为赤松子不知道丹朱对告师使者,究竟有没有透露他的身份。

  丹朱心中那种违和感越发强烈,他盯着妘载多看了两眼,随后转头对有些不知所措的告师使者道:“便依他的话吧,我确实是和这位野老相识。”

  告师使者见到正主发话,也是松了口气,告别道:“既是这样,那我便先回去了,不多打搅大使者。”

  丹朱自中原而来,又是帝之长子,更是帝之使,告师使者便尊称他为大使者。

  “多谢告师氏。”

  丹朱也和告师使者道别,而没想到大使者居然对自己这么有礼貌,告师使者不免再度感慨,中原到底是礼仪之地,人文精神和南方大不一样啊。

  送走了开心的和花一样的告师使者,赤松子对妘载“建议”说应该去准备准备秋收的工作了,今天的修炼就到此为止,妘载觉得赤松子似乎有点问题,因为这位使者是来自中原.....

  妘载:“那个.....”

  赤松子:“载啊,听话,师父我和这个忘年交好久没见了,多谈谈,回头再让他来找你啊....”

  妘载不说话了,挠了挠头,违和感十分强烈。

  不过秋收的工作任务,确实是应该准备一下了,今年的秋收之后,关于稻谷的脱壳,妘载准备让妘梁他们弄几个东西出来,也就是连枷,石磨,还有踏碓。

  讲道理,这东西同样属于没有太多技术含量,但是一旦使用就能有很大好处的,农村家家户户都能看到的基础木制器械。

  人族的进化,农业粮食的不断增产,其实和机械是最离不开的。

  机械是独属于人族的美学,亦是最有别于万物众生的能力。

  在山海的时代,主要的器械制作,以石,木,土,铜,皮此五类为主,这五类基础材料,几乎可以制造出早期的一切必要器械。

  至于用蚕丝、麻来织布的纺轮,这个东西不是妘载弄的,而是此时是中原早已普及了这玩意,所以部族里面直接就可以制造出这个玩意来,这就是一个中间有孔的轱辘,也就是曾提及的,那个被灭掉的,把玉轮当大转盘玩的部族最先使用的.......

  而把它用来纺织,是二百多年前,黄帝他老婆,黑科技二把手嫘祖首先使用的。

  妘载突然觉得,这个时代真的神奇。

  原来黄帝距离现在的自己,才不过二三百年而已.....

  在五龙氏之后,至太古三皇的时代,人族已经熟练驯养各种农作物,而给谷物脱壳的办法,也是最原始的舂米法,先民们用杵臼等石质工具,对谷物进行粗加工,但这难以提供大量的去壳净米....

  麻烦的事情很多,要做的事情也很多,于是妘载便不再纠结阿红的问题,既然“乔松”要和“阿红”聊聊许久不见的家长里短,那趁着这个时间,自己也要去做一些该做的事情了。

  等到妘载离开,赤松子呼出口气。

  差点就被丹朱这个杠精给破坏了考察计划。

  赤松子早已加入了妘载的考察计划之中,虽然他见过重华,但不得不承认,在改善民生方面,虽然妘载本身大德不够,为人还喜欢说一些莫名其妙的,他听不懂的话,但对于部族以及周边群众的团结以及改善农业,水利的各项手段来看,这一点上确实是比重华要好得多了。

  “帝师.....帝师?”

  丹朱戳了下赤松子,皱着眉头:“帝师赤松子,您怎么会在这里啊?”

  赤松子则是道:“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来南方了?”

  丹朱把三苗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时表示中原派他过来在南方搞点动静,顺便整点业绩。

  赤松子神色古怪,又叹了一声道:“帝现在也很糟心吧,你说你啊......”

  丹朱道:“现在早就不是父死子继、兄终弟及的伏羲氏时了,我对于中原的天帝位,不感兴趣,加上我的身份敏感,即使要做,也只能做辅佐,做天帝的话....可能与帝挚的结局一样吧。”

  公天下的时代,没有大的德行与政绩,没有大量人民的推举是不能上位的,即使上位了,最后也会因为“各种原因”而被人推翻。

  帝放勋继承了帝挚的位置后,便到处联合部族,把中央的凝聚力提高,并且发动对外战争,同时立刻开始修订历法,甚至在自己的兄弟实沈犯了大错,更与兄长契不合,于是帝放勋毫不犹豫把他流放到山海的边缘,至大夏之地。

  他做这么多事情,重要的目的就是稳固刚刚得来的天帝位。

  “帝在考察一个人,当然还有一些人希望争夺帝位......对于我来说.....”

  丹朱觉得这真的很累,当然,也有人曾经阴阳怪气,说其他人想要坐上天帝位,必须要有大德,大行,大道,还有大善,然而丹朱身为帝之长子,地位犹如当初帝挚与之帝喾,那个位置距离他简直是太近了。

  身在福中不知福?但丹朱并不认为这就是福气。

  “你说重华?”

  赤松子摸了摸胡须,对丹朱道:“总之,你先和我来,不要去接触赤方氏的巫.....还有羲叔也在这里,一会你称他为羊季.....”

  丹朱不解:“羲.....”

  赤松子立刻道:“喜上眉梢的羊季!”

  丹朱:“.....不,我为什么要这么说......?”

  丹朱已经十分不明白,这时候,突然在门口不远处,出现了穿着裤衩遛鸡的大羿,丹朱一抬脑袋就看到了他,大惊不已:“羿......!”

  大羿猛地一个激灵,大吼一声,把咕子吓了一跳:“义,义薄云天的升!”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重生之修罗归来神话之龙族崛起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太古龙象诀无限之至尊巫师不败狂婿苏洛林妙颜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脑核风暴豪门战神江宁林雨真建造盛唐
不可思议的山海 第一百四十四章 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