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真正的绝望

+A -A

  女官在前侧面带路,李治、李元瑷在正道上先后走着。

  李治忽然道:“你且去吩咐尚食局准备膳食,孤等会要与十六叔一并用膳。”

  女官恭敬行礼,说道:“太子与吴王多年未见,想必有许多话要说。圣人这里离不开太子,酒品换成竹叶青如何?”

  李治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好。

  尚食局准备膳食只有规程,太子与一品亲王聚餐,自有相对身份的膳食,除非是有特别要求。

  如无特别吩咐,就他们的身份尚食局准备的酒多以国宴酒为主,不是陈年杜康就是陈年汾酒。

  竹叶青是一种以汾酒为底酒,再添加砂仁、紫檀、当归、陈皮、公丁香、零香、广木香等十余种名贵药材酿制的新酒,相比杜康、汾酒的醇香,竹叶青酒味烈度不大,饮后使人心舒神旷,有润肝健体的功效,只要不莽喝个十几二十斤,即便不善饮酒之人,亦不容易喝醉。

  带着几分凝重的看着女官离去的身影,李元瑷跟在李治身后走了几步,问道:“此宫人心思灵巧,奉圣人诏命,却能不急不躁,稳而行事,不简单呐!”

  李治顿了顿道:“你也察觉出来了?这后宫重地,太子府里的妾俾不变入内。父皇体恤,安排宫中妾俾侍奉左右,共计十人。这父皇身体抱恙,诸多后宫嫔妃妾俾皆为自己未来担忧。此女却无异样,小小一才人,却有玲珑心思,进退有序,确实难得。较我宫里的几位,可胜太多了。”

  李世民给他安排的十位妾俾,到现在只有这一人,给他的映像最深。

  他摇头叹息,有些烦闷。

  李元瑷目光一凝,心底徒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他一直担心的事情,似乎即将发生了。

  在很久以前,他记得李治就跟他说过,能不能让他出出主意不娶王氏女为妃。

  李元瑷当时有些茫然,只以为李治口味较重,不喜欢王氏女。

  但娶王氏女是李世民亲自安排过问了,而且都下令恭祝天下了。

  李元瑷哪有那本事让李世民改口,在这封建时代,连他自己的婚姻都是李世民这个长兄定的,何况李治是李世民最宠爱的亲儿子。

  随着年岁的越长,宫廷里的事物见得多了,对于李治亦越发的了解,李元瑷的政治觉悟也得到了不小的提升,已经察觉到了李治的心思。

  李治不愿娶王氏女为妃,不是容貌的缘故。

  他本非好色之人,到了他这个身份境界,也不缺美色,他在乎的是王氏身后的王家以及关陇贵族。

  王皇后出身太原王氏,北朝名门,祖父王思政,曾任西魏尚书左仆射;父王仁祐,贞观年间担任罗山县令。王氏与唐朝皇室系旧亲,唐高祖李渊之妹同安大长公主是王氏的叔祖母。王氏既是西魏重臣的后裔,其父母两族亦都是唐朝皇室的姻亲,属于关陇贵族。也就是说现今的太子妃身兼太原王氏与关陇世家两大关系人脉……

  李治最忌惮外戚,王氏底气那么足,他能喜欢都有鬼了。

  尤其是李世民现在病入膏肓,王氏女这个品德优良的太子妃是皇后的不二之选。

  李元瑷记得历史上李治一开始就纵容萧淑妃跟王皇后斗,然而萧淑妃就是个不争气的主,有李治撑腰都没玩出花来。

  最后还是武则天出来一举双杀了王皇后与萧淑妃。

  讲真的,如果萧淑妃争气一点,能够扳倒王皇后,真就没有武则天什么事情了。

  李元瑷想着如何避免问题的出现,

  李治也在为自己的后宫头疼,

  王氏女这个太子妃成为皇后,几乎是定局,就是不知东宫里的那些妾俾有没有本事将她怼下来。

  两人各有心思,来到内宫。

  迎面走来一个端着剩余清水的侍婢,见到李治忙作福行礼。

  李治顿住了脚步,问道:“父皇如何了?”

  侍婢轻声道:“圣人刚刚服食了仙丹,正在等着太子与吴王。”

  李元瑷听到仙丹眼珠子都瞪了出来,这仙丹哪里是正常人吃得?

  杜春子好好的一个人,将自己吃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能不能长寿,李元瑷不知道,但跟杜春子这样,吃出了一股百毒不侵的怪样子的那是少中又少。反正十个有九个受不住考验。

  李元瑷低声道:“皇兄怎么能吃那玩意,真有长生就不会有大唐了。这世上只会有一个国家皇帝……”

  李治顿了顿,后头看着李元瑷,眼中微红,然后轻声道:“你真当父皇不知道嘛?”

  李元瑷看着面前的李治,一切都明白了。

  李世民知道!

  李治也知道!

  但是李世民还是吃了。

  为什么?

  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嘛?

  病入膏肓,谁能做到安安静静的等死?

  秦始皇做不到,汉武帝做不到,唐太宗一样做不到。

  都是要死!

  万一呢?

  万一真有奇迹出现呢?

  反正都要死,为什么不试一试?

  到了这一步,吃不吃仙丹又有什么意义?

  不如存有那一点点虚无缥缈的希望!

  李治轻声道:“王玄策此次横行天竺,从天竺掳来了一个叫那迩娑婆寐的天竺僧人,说他有两百多岁,懂得长生之术,父皇便让他在金飚门内造延年药。我本想规劝,父皇却先一步说到。他若病故,怪不得天竺僧人,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让我放天竺僧人回国,不必迁怒于他,更不必为难他。”

  李元瑷心底沉重,不知该说什么。

  他也听过李世民晚年迷信长生之道,乱服食丹药暴毙,想不到其中居然有这种曲折。

  这比迷信长生之道更加无力,更加难以让人接受。

  两人走进内堂。

  阔别多年,李元瑷再次见到李世民,心底莫名一酸。

  他实在难以将那位英武不凡的大唐天子与面前这个精神萎靡,面色枯黄的病人连在一起。

  “十六来了!很好,比想象中的快嘛!”

  李世民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尽管他想维持帝王的威严,可是任凭如何努力,声音亦不可能洪亮了。

  “见过皇兄,臣弟来晚了!”

  “不晚,你来的一点不晚!皇兄很是欣慰。有你十六在,太子那边,皇兄可以放心了。”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重生之修罗归来神话之龙族崛起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魂太古龙象诀无限之至尊巫师不败狂婿苏洛林妙颜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脑核风暴豪门战神江宁林雨真太古狂魔
建造盛唐 第四十六章 真正的绝望